过客

admin 27 0

人生苍茫,而我为过客。探及生命,我渴望,是否还能相见?

清明,祭祖。

或许是我们家的祭祖仪式不太一样。每年清明,总是会齐聚一堂,在一间无人使用的老房子里吃饭。

房子的年龄比亲戚里最老的长辈还大,大约是明朝的时候建成的。房子临河而建,就和所有的村庄一样。破旧的几乎拉不开的书橱,和落满了灰尘的衣柜。大衣箱里装着被虫蚁咬穿了的衣物。咯吱作响的木地板,已然看得见缝隙的楼梯,甚至在二楼的窗边,有一块被踩穿了的木板,下楼便可见其狰狞。所有种种,无不在宣告着他的古老。

一楼的墙壁上,挂着四幅遗像,灰暗而沉重——那是墙上唯一没有落灰的地方,每年都有人细心擦拭。那是父亲的祖母,祖父和他们的上一辈。在往前追溯,便是摄像机尚未普及的年代了。

“盈眉”“鹤影”是外祖父,祖母的名字。是书香门第,听说,琴棋书画,样样精通。我抬头望向黑白的遗照,他们在岁月里被一次次抚平,他们在时光里记下沧桑的痕迹。如今的房子,要被开发商收购了,再见便不再如此。

耳边是长辈的在西厢的低语,说来惭愧,多年以来,竟是从未在意过这房子,甚至不知道东厢,西厢之别。至于谈论的话题,则毫无疑问是在分房子里的物品,书柜,书橱,以及一切可以被称得上所谓“古董”的东西。有时候,也会莫名想到,那些分明是被老一被的人称作精神寄托的东西,怎么一旦与钱扯上关系,便不再有意义了呢--大约,这些物件,亦不过是他们生命里的过客而已罢!

听闻,这一片要被改作旅游景区,像乌镇那样以古迹之名被无数游人观赏,门前为了交通方便而填上的河也要被挖开,改作游河。

或许之后再来这,会听到一段段精妙绝伦的历史典故,会看到古色古香的一切,虚幻,飘渺而不真实。

这座老房子,他不再只是家了,或许再见,便会是各种仿古的建筑。他昭示了历史,昭示了美丽。而我,甚至曾经在这里住过的那些先辈们,我们终究只是过客。我们承载了这房子的一段历史,而他即将走向另一个使命。

再见了,永别。我只是匆匆过客,瞥上一眼,便匆匆走开。我目送着它,它亦目送着我,走向一个又一个,新的终点与使命。(文/径黎)

标签: 过客

  • 评论列表 (0)

留言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