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色

admin 24 0

黑白色的夜溢进门缝,将一杯温柔月光一饮而尽,增加了我些许面对现状的勇气。这是我视神经受压迫后,第一次出门。

街道上人群拥挤,霓虹灯交织成一片,火锅、麻辣烫、烧烤、啤酒、串串香的香味化成小精灵在我身边蹦蹦跳跳。有人在烟火气中长歌纵酒,有人在一片喧闹中喁喁私语,他们的身上都洋溢着快乐。

而别人的滂沱快乐淋在我身上是极不快乐的,因为我的世界是没有颜色的。我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着眼前这一幅本该浓妆重抹的画,被不公的上帝用铅笔涂掉了光明,立在陌生的人群中,与不同的人擦肩而过,我只能看见黑白色的他们,而他们有着我没有的五彩缤纷的未来。

在没有颜色的热闹与喧嚣中,我被绝望与迷茫一点一点淹没。

冬日晚风迎面扑进我怀里。风不能为街道停留,街道也不能追随风,但风路过的时候街道就挥动树和花,把车水马龙当做星子撒在花的香味中,让它去拥抱每一个人。风也拥抱着我,本就无色的风给了我些许慰藉,它好像在安慰我:“世界上有很多无色的事物,可他们依旧美好,依旧对每个人都友爱。”

我享受着风的友爱,在泪眼朦胧中抬头,暴雨般的星光降落。夜幕成了黑白色,暗淡的它衬得星星越发明亮,耀眼的充满希望的星光穿过时间的缝隙直直来到我心间。

它告诉我它的故事:“天上的星星据人类有成百上千光年,有些已经不存在了,它们的光花了很长时间才到达地球,在此期间,它们已经消失或爆炸瓦解成红矮星。”

它诉说的事实忽然让我觉得自己很渺小,而当下的困难似乎也变得微不足道。日本寺庙里有这样一句话:“人生除了死亡,一切都是擦伤。”失色只是这千疮百孔的世界一道不足轻重的划痕,而失色的原意是指眼前的景色美得使以前所见的景色都要暗淡。

我在一个充满阳光的早晨醒来,静静地听窗外如洗的鸟声,这是患病来第一次得到安适和快乐的苏醒。我回忆着昨晚的梦,上帝路过为我留的窗边,嘱咐我要热爱这个世界。(文/救艇甜)

标签: 失色

  • 评论列表 (0)

留言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