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握住你的手

admin 15 0

七月末,大暑即将来临之际,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包裹,吞噬了河南,这个生生不息于黄河以南的省份。

暴雨倾盆,势在吞噬所有的活力,颠覆整座钢筋水泥森林。

我目睹这样一个画面,混浊的泥流涛涛汹涌着郑州,这座古老的都市,泡浸在了漫无边际的汪洋里。洪流卷挟着昔日的五颜六色,带走新出炉的春卷的香气,冲走零落一地芳香的月季花瓣。

它像一只张开大嘴的贪婪的猛兽,源源不断下着的暴雨填充着它凶猛的脊背,助力它吞噬着所路过的一切,漫卷那些欢声笑语 ,冲淡那些缤纷光影,甚至是卷走一条鲜活沸腾的生命。

这时候,站在路中间的一个小小的身影,瞬间就被这头大猛兽推挟着向前。滚滚洪流似乎张着血盆大口要将他吞噬,水流冲击着他的耳朵,漫过他的发梢,浸没他的后背。这个苍白的人影挣扎着,呼吸消散在泥流之中。

这是揪心的一幕。大自然面前人类的无能为力。

可就是在这时,四面八方的人们走出,踩在了这头猛兽冰冷冷的脊背之上。他们行进于半身高的洪流之中,我看着画面上的跳动,忽然想起了那个曾经萦绕无数人的问题,万分危机的时刻,应该选择明哲保身还是挺身而出?

这样二选一的难题或许也曾经在他们的脑海里争夺过是是非非,两个看似简单的选项却在无数人的脑海里出现过无数种状况。

可千万般的思绪在面对被冲走的素不相识的人时,却只化成了一句:

我想握住你的手!

这就是他们义无反顾挺身而出的理由,其实在那一瞬间,生命短暂的几秒里,是无关对错,无关生死的,他们运转无数次的大脑此时此刻或许也只有一个简单的念头,那就是他们所做出的选择:我想要握住你的手,紧紧握住。

于是这万般汹涌,涛涛似箭的猛流中,无数双绝望,挣扎的手被紧紧握住了。无论这双手是否爬满岁月的老茧,残屈似歪扭的老蜈蚣,还是苍白柔弱,颤抖在凛冽透骨的雨滴里。

我想握住你的手

它们都会被一双大手握住,这双大手或许被水流浸到发泡,也或许被泥流污浊到看不清指缝,但它仍然够坚强,够有力量,那来自四面八方五湖四海的心声的力量:

我想握住你的手!

于是我看见了,画面上那个被洪流卷挟而走的身影被一双双伸出的手握住了。

我也看见了,摇晃在虚空的求救被握住了,悲伤无助的哭喊被握住了。四面八方赶来的救援,物资,那嘹亮的信号,俯首的姿态,我看见他们都托住了向后的绝望身影。

他们握住了河南。

不知是谁在雨过后片刻的清甜中唱响了这支歌谣: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,芬芳美丽满枝丫。这支美丽的歌谣,是令人想起摇曳雨中却仍清香的茉莉的歌谣,是中国人都熟悉的歌谣。

我想起了六月连续几天的雷电雨,让我很担心院子里小小的茉莉。可等到第二天的雨过天晴,我却看到了它们更为美丽的怒放。

小小的花苞托住一片清新淡雅,像是片片轻盈剔透的雪花,宁静,馨香,致远。小小的一盆茉莉,没有被暴风雨所摧残,它们仍然能够握住生命芬芳美丽的手,握住雨过天晴的永恒。

人人传唱《茉莉花》的中国,也像茉莉一样有着坚强,贞洁的信念:我想要握住生命的手!

于是就有了洪水中的一幕幕。

我想握住你的手,万般山海,风风雨雨也不可阻掩,我会紧紧握住。(文/春花开了秋月清)

标签: 我想握住你的手

  • 评论列表 (0)

留言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