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一番春色

许一番春色

“春山眉黛低”冰消雪融,朦胧的空气里嫩绿的新芽,顶出一个一眼惊鸿的春天,邂逅在娟娟细流曲折的臂弯里。青黄交加的大地里,伟大的生命暗自酝酿盛大的春日宴;含苞绽蕾的树梢,缠绕了芬芳细腻的春气。春和景明的人间将唤醒何其盛大...

于此泪水埋罪孽

于此泪水埋罪孽

眼泪可以渡走悲伤,眼泪渡不走的悲伤,就用笑声掩埋。可怕的笑面人,将世人的罪孽和他的痛苦化作笑意,再用这笑意将痛苦与罪孽扔之于世人头顶。当今社会,泪水已然成为了一种博取同情或是其他种种的资本。哭哭啼啼的娇弱“小孩“,令...

老街

老街

走过长街幽幽漫道,脚步细碎却不停缓,胸口处总有一团火在燃烧,烧的我四肢五脉一整的震颤,冰凉的温度混杂在一起浑身蔓延,从树林茂盛的头顶一直到黄沙满天的鞋底,青石板并不常常被雨水击打出声来,倒是卖花伞的小铺子上塑料棚雨珠...

深海鱼

深海鱼

深海里没有阳光、没有温度、没有知觉,没有太阳的日子并不孤单,因为有我带你的思念,心中的太阳。感受着身旁冰冷的水流不断涌动,气压随着不断上升的气泡增加着,氧气越来越稀薄。气压来回地冲击着我早已麻木的身躯,仿佛要爆裂一般...

何为孤独

何为孤独

薄云缠绕着太阳,让耀眼的晨曦,变得缥缈柔和。远处传来几声犬吠,近了又听几声鸟鸣。我坐在摇椅上,感受凉爽的微风。秋天的早晨自是慵懒的,我眯着眼睛,瞧着奶奶最宝贝的那颗月季花。这院子中,种满了花草,奇怪的是,除了那颗月季...

奶奶的蒲扇

奶奶的蒲扇

故乡若能眠,枕的是月;夜中若能渴,饮的是枇杷香酿;离乡若能思,思的是奶奶的蒲扇。儿时的记忆大抵模糊了,只记得每每到了夏季,故乡的袅袅炊烟夹杂着饭菜香,隐隐飘来。不远处的荷塘传来蛙声一片,翠绿的水稻还未成熟,却挂满了一...

她似烟花

她似烟花

她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冬天,那时候正是家里最困难的时候,爸爸去新疆做生意,家里三个孩子,只有一个母亲在操劳。从小她就懂事,哥哥体弱,姐姐要念书,她便常常帮着妈妈做事,干活的人常说,你家的三娘啊,真懂事,换给我家就...

桂的香音

桂的香音

“一缕青烟缠绕,带着桂的芳香”。我家在山边,有间茅草屋。四周是山花野雾。松柏树边包围着银杏树,杂草开得茂盛,带着朝露。这些都很美,但在我心中,最美的还是那一簇簇盛开的桂花树。我家门前的桂树清雅,像位娇俏的仙娥。它的馥...

自由、存在和杏子鸡尾酒

自由、存在和杏子鸡尾酒

“以现象学的角度来看这一境况的存在主义者, 不会提出简单的处理原则,而会专注于描述生活经验本身的样子。”——莎拉·贝克韦尔《存在主义咖啡馆》人自诞生之日,便逐渐离于本质意义上的自然化状态,故而生命失却本真,进而世界失...

过往

过往

飞珠碎玉般的记忆如零星碎片一样洒落在我心间,演映着过往的一个又一个坎坷。我熄了灯,不再有往日的恐惧,绵绵密密地倒在床上,反而是强烈的无助感使我掩面呜咽。我清楚地记得刚刚的数学题的复杂,在我脑海中挥之不散。月光自窗外洒...

admin

admin

V管理员
文章 914 篇 | 评论 0 次
最新文章

最新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