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代人的童年

三代人的童年

听奶奶说,他们那一辈人的童年是家务事和杂七杂八的户外活动参杂在一起,简简单单得很。春来发几枝,夏至荷田田,秋来芳华灼,冬到雪纷纷——那个时候甚至还没有手机这东西,就算有,也只是为数不多的黑白电视,更多的是从遥远的年代...

荒诞的幽灵

荒诞的幽灵

“一个人从桎梏中解放出来,从阴影转向投射阴影的影像,再转向火光,然后从洞穴里上升到阳光下。”——柏拉图《理想国》随着外界强化的现象级感知与自身固有的先验性知觉逐步融合,自我原初意义的空虚与淡化带来了意识形态建构的模糊...

新岁梦,去年情。残宵半酒醒

新岁梦,去年情。残宵半酒醒

拨开空气中氤氲的雾气,揽几缕寒梅馥郁的芳香,我伫立窗前远眺这座宁静的小城。阳光点点聚散在远方的青砖黛瓦,光怪陆离。倏忽,冷冷清清的小城也熙熙攘攘起来。我踏着刺骨的寒风,来品一碗热乎乎的馄饨。路边的小摊热气缭绕,大红色...

微红染遍漫风情

微红染遍漫风情

赤色的霞斜斜疏疏落在树梢,几丝春风撺掇着叶随心凋零,却依旧嘻嘻闹闹晕染生姿。街巷里糖葫芦红彤彤映着人脸,满是欣喜和期待。我回首流连于那一个又一个载满少女心思的红夹子,被薰衣草融化的味道点亮了整个春节。清晨是明朗的响晴...

然而我们和人间有个约定

然而我们和人间有个约定

新春伊始,爆仗噼里啪啦地响,烟花炸开满目的琳琅,屋外几丛乱竹也添得几分皓月流光。电视放着不好笑的春晚相声,孩童到处疯跑不怕打火机烫手,麻将桌上又换一轮输赢。冷落的蔬果佳肴留给灶王爷吃,湿冷的风穿堂大方过,冻红的脸洋溢...

诗和远方,诗在手中,而远方,刚好就在窗

诗和远方,诗在手中,而远方,刚好就在窗

窗外,是喧闹的城市,是车水马龙的街道,以及熙熙攘攘的人群。而站在窗边的我,内心却有种说不出来的苦涩与落魄。成绩的下降,比赛的失利,使我想要开始屏蔽这个世界。美好与难过都不想再去过问。我知道比赛是因为我,一个不合格的观...

春满山河添新尘,落地灯花燃烬香

春满山河添新尘,落地灯花燃烬香

龙虎尽跃,跳峡江口,看我华夏神州红色徜徉;明窗几净,糊纸如画,数我炎黄街巷尾头庆神舟。蓝天溪峡谷峰青,绿鸭浮萍载福寿,春满山河添新尘,落地灯花燃烬香,香透透,水楚楚,袅娜娉婷回春时。梁上新燕归新巢,家户新装旧尘里,喜...

月光下的童话

月光下的童话

1.午夜十二点。少女穿着华丽繁复的礼服,金子般美丽的头发柔顺地披在身后,纯银的项链恰好垂在她微凸的锁骨上,宽大的裙摆下隐隐显出一双水晶质地闪着璨璨的光的鞋子。  夜里的月色滴在霜白的花梢上,少女走进了奢靡的宫殿。  ...

迷茫

迷茫

这是一个漆黑的夜晚,路灯都显得暗淡无光,我茫茫的走着,慢慢的走着,不知为何前进,也不知为何自己会这么想,直觉告诉我,我迷路了。耳边回荡着许许多多的絮絮叨叨的声音,草丛里的萤火虫闪烁着暗淡淡的光芒,愁怨不禁涌上心头。我...

斩断心灵的锁链

斩断心灵的锁链

如果,一个人用锁链紧紧地封闭了自己的内心,那么世界的大门也便绝不可能向他敞开。世界,是开朗而阳光的,它从来不会拒绝任何一个满怀着信任,并向它敞开怀抱的人。可是,不论是再怎么明媚的阳光、再怎么柔和的春风,都无法吹拂进一...

admin

admin

V管理员
文章 914 篇 | 评论 0 次
最新文章

最新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