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章台:开在骷髅里的花

admin 174 0

这个月来了一个读书人,但是谁也不知道他的名字,听街坊邻居说道这个男人打算在我家旁边租一间房子,最近几天就搬了过来。

下章台:开在骷髅里的花.jpg

前几天的早晨,我看见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向我家的方向走过来,拖着一个木箱,我想他应该就是应该搬过来的邻居吧。当他走近时,我向他挥了挥手,他于是向我说了句“hello”,于是便走进门去。我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想着他说的是什么话啊?那是什么意思……

过了几天我在门口的台阶上坐着,看见他刚好从外面回来。我便问到:“你那天对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?我从来没有听过诶。”他开口说到:“那是英语里:你好的意思”。说罢他将要踏进门槛的个时候我叫住了他: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。他愣了一下才说到“余晖”。

从这天起,我很少见到余晖出门了,但又想起上次的对话,又对那学识渊博的人感到深深的佩服。他是村里少有的读书人,还是一个青年,对比起村里那个被大家所谓的学者,他好得太多。我家没有钱让我来读书,所以我把能够学得知识的愿望寄托到了他的身上。

过了几天他突然来敲我家的门,我迅速的开了门便问的:“有什么能够帮助你的?”他连忙问我家有没有火柴。我在家里的抽屉里拿出了一盒火柴递给了他,我对他说到:“我给你火柴,你得教我读书”。他二话没说一口便答应了下来。于是我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后。慢慢的去到了他家里面。

他坐在椅子上娴熟的拿了一张白纸将烟草裹了起来,拿起火柴一划,点上了他的烟,顿时一口白色的烟雾向我扑来。他拿着一只笔和一张纸开始教我写字,第一天学写的字并不多,但是我觉得还是收获满满。就这样慢慢地,我和他关系开始熟络了起来……

那天我看见他桌子上瓶子里有一朵花,开得很艳丽,我问到他这是什么花啊?他对我说这是迎春花,他给我指了指他门口种的花,我才发现他种了很多。我便问他能不能送给我,他犹豫了一会儿,便拿给了我。我问到他为什么种那么多相同品种的花,他对我说:“它对我来说,它就是我的命,它宛如画中美人,身披红裳霞帔,缄默无言,静居一隅”。这时那幅画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,我看着这朵花,很是珍惜。

过了好几个星期,我发现余晖脸上有些苍白,我见状便问到他最近怎么了,他说并无大碍,只是感冒而已。我并没有太在意。我发现,他门口的迎春花已经没了,只剩一堆杂草……

但是这天我看见余晖的样子我惊住了。只是几天不见他面容憔悴,几天不见他萎靡不振,几天不见他眼神呆滞。那深深的眼窝显得他的眼睛是那样的空洞且无神。我害怕他的样子,后面让他叫我写字的次数也慢慢减少了。

有天晚上听村里人说,隔壁村里有人死了,好像是被人抢劫之后活生生地砍死的。我听到这里不经打了一个冷颤。这天下午我打算去余晖家写字了,当我走进他家看见门背后那血淋淋的斧头时,又让我想起了她们说的那件事。但我觉得余晖才不会是那种人,才不会干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情。过了一会儿余晖突然大笑,突然悲伤,突然不安,突然流泪。他不知怎么的拿起他的斧头冲出门去,在门外挥舞着。

这时的余晖和我一开始认识的余晖完全不一样。现在在我眼前的那个人像是着魔了一样,遇人乱砍,感觉他的神经已不受控制了,他已经疯魔了。

过了一会儿,我只见他突然倒在地上抽搐着,过不一会儿,他拿着斧头对着自己乱砍,最后死在了街头。

到了下午,警察局里来人了,听大人们说余晖是吸食罂粟的。警察将所有毒品的图片全都粘在了一面白墙上,我看着图片上的罂粟花,和余晖拿给我的一模一样……

一朵花在瓶里静静地待着,它头上沐浴着阳光,下头却深深得埋入黑暗,纯黑掩盖了太多,它隐藏了污秽,这朵花上面是迎春花,下面却是罂粟。

我站在离余晖的不远处看着他。夕阳把余辉撒在了余晖的身上,我只见他躺着血泊中……

下章台我的经历独一无二

标签: 下章台

  • 评论列表 (0)

留言评论